全数从狄阿艺这里先领走了狄美华牌河蟹的主顾

狄阿艺—美华水产养殖公司董事长、苏州阳澄湖大闸蟹行业协会副会长,阳澄湖大闸蟹界的“元老”。

宣传片
秋风起,蟹脚痒。又到一年吃蟹时。
这个螃蟹就是正宗阳澄湖的蟹。
太湖水危机,质疑大闸蟹养殖。
从八万亩降到五万亩,现在降到三万两千亩。
喝水还是吃蟹,阳澄湖面临蟹水之争。敬请关注《经济观察》

你见过狄阿艺这样做生意的人吗?—“我的螃蟹,你可以先拿去吃,吃了觉得好的,你再来付钱;吃了觉得不好,你就不用付钱,大闸蟹就算我送你,我们交个朋友!”

记者出镜
秋风起,蟹脚痒。很多人为了这一刻等待了整整一年。说起大闸蟹,就不得不提阳澄湖大闸蟹。我现在就在阳澄湖岸边。大家可以看到我身后的那些用网围起来的地方就是用来饲养大闸蟹的。但是明年阳澄湖的围网面积将会大幅度下降,那会不会影响明年大闸蟹的供应呢?今天的《经济观察》我们就一起去了解一下。

狄阿艺是如此慷慨而自信,甚至曾有让人把价值14万元的大闸蟹拿走“先吃后付钱”的故事。不过,所有从狄阿艺这里先领走了狄美华牌大闸蟹的顾客,无一例外地都把买蟹钱给补上了。在杭州开直营店10多年以来,在质量上,狄美华大闸蟹实现了零投诉的奇迹。

解说
又到了一年一度的吃蟹季节,坐落在莲花岛上老倪一家的船餐厅每天都人来人往。老倪五年前开出这个船餐厅,用快艇把客人送到岛上,如此周折,为的是更加强调自家的大闸蟹是正宗的阳澄湖大闸蟹。

近日,笔者见到这位人品与口碑在圈内人人都会翘大拇指的养蟹奇人。

采访:蟹农 倪炳祥
上海人现在要到岛上,岛上呢!我们用几班船接送,接送到岛上来吃,岛上来吃,说起来正宗一点。
(给人感觉正宗?)
对,总归感觉正宗一点的蟹。

品质保障:纯天然环境下,精工喂养长大的大闸蟹

解说
老倪从96年开始养蟹,当时全村只有很少人家在养蟹,到底能不能赚钱谁也说不好。但是每斤200元的价格让老倪很是心动。和家人商量后,全家人下了狠心,问亲戚朋友借了3万元,承包了60亩水面开始养蟹。

狄阿艺是阳澄湖畔美丽的太平镇渔业村人,1978年开始创业。1980年,为了带动全村一起创业,狄阿艺一人出资修建了当时太平镇唯一的一条水泥路—旺巷路,造福村民。1986年,致富能人狄阿艺被任命担任太平镇渔业村村长。自此,狄阿艺村长书记一肩挑,风风雨雨一干就是20年。浑身都是干劲的他,在当地率先发动全村渔民养殖阳澄湖大闸蟹,带领广大渔民走出一条发家致富之路,没出几年,家家户户盖起了高楼,买上了小轿车。中央电视台专题片报道其为“中华养蟹第一人”。

采访:蟹农 倪炳祥
(第一年赚钱了吗?)
赚钱的。这种赚钱,3万块钱赚到15万。/ 第二年那个时候,越来越好做,越来越好做。结果小苗都自己养了,本来要种蟹苗,现在蟹苗到连云港去拿。连云港拿了蟹苗自己开始养。

现在,太平渔业村的全村村民,在阳澄湖水域有养殖面积为9000多亩,其中,狄阿艺个人拥有2000亩。在杭州、上海等城市,美华水产共开设了自产自销直营专卖店26家。

解说
养蟹的收益高,现在阳澄湖边,没有一家不养蟹。今年的蟹的产量要高于往年,老倪一家都很高兴。但是这份高兴很快被一个消息冲淡了。
今年夏天,太湖蓝藻暴发引起无锡水危机以后,太湖水质和饮水安全,突然受到了空前的关注;围网养殖被认为是导致近年水质变差的原因之一。取缔围网的呼声从此愈加高涨。阳澄湖是太湖的一部分,同时又是昆山市和苏州相城区两地的水源地,加上湖上遍布养殖大闸蟹的围网,湖里养殖的大闸蟹的去留,突然变得不确定起来。

那为什么所有先品为快的消费者,都心甘情愿地为狄美华大闸蟹付钱?

采访:苏州市阳澄湖大闸蟹行业协会秘书长 沈学兴
阳澄湖现在的网围养殖是不是应该进行整改,进一步地约束网围,这个问题是政府提出来。那么我们也正在对这个问题做深入的调查,也做好了减少网围整改的一种准备工作。那么至于明年整改到什么程度,我们要听市政府的声音。

这是因为,美华的大闸蟹美味无比,在鲜嫩中,带有一丝甜意,一入口便会上瘾,欲罢不能。

解说
最后的整改方案还没有定下来,但是水污染的起因却是肯定的。太湖蓝藻暴发的原因跟气温有关,但更与太湖水质下降有密切关系。工业、农业、渔业和生活污水被认为是导致水质下降的四大污染源头。过于密集的围网养殖也被看成是罪魁祸首之一。上海水产大学王武教授和记者介绍,传统的围网养殖的确很容易造成水质的富营养化。

“我们的大闸蟹是在纯天然生态环境下,进行无公害养殖的,有力保证了螃蟹的品质。”狄阿艺的话语里充满了自信。

采访:上海市水产大学教授 王武
投放饲料,真正利用的,根据生态学上的大概只有10%,能量转化为鱼体蛋白质10%,还有90%通过消化通过它的活动,新陈代谢流到水里去了,90%,包括它的饵料都去了。那么这个是传统养殖就是这个,我们叫它两次污染,它是不平衡的,它大量能量通过物质浸灌流到水里去了,沉到水底,变成塘泥,所以又黑又臭。相当于我们过去有些池塘里养的鱼有一股泥土味,养的蟹抹黑抹黑的,我们上海人叫乌脚蟹。这个就是传统养殖带来的结果。

据他介绍,经过科学论证,他把养殖面积细化为了小区域,用格网、堤坝进行分隔,以利于水环境稳定。蟹池内做成沟状,或中央做一土堆,形成浅滩,沟的面积占池面积的15%~25%。水源可靠,无污染,水质符合《无公害食品淡水养殖用水水质》标准。在整个大闸蟹行业协会养殖基地企业中,处于高水准。

解说
7月,国家环保总局在全国湖泊污染防治工作会议上要求,太湖、巢湖和滇池的围网养殖要全部取消。阳澄湖隶属太湖流域,围网养殖的阳澄湖大闸蟹自然也被认为是太湖水富营养化的一个原因。太湖要治污,阳澄湖也不能除外。有经验、懂得“看风向”的渔民纷纷猜测,阳澄湖上又要搞一次大“改水”啦。老倪听说的消息是,现在每家30亩的份额,明年会有大幅下降。

除了环境好,蟹种也很关键。“我们选用的是长江水系天然蟹苗培育的无公害大闸蟹种,这种蟹,体色青灰,有光泽,活力强,生长快,而且很少出现性早熟。”狄阿艺说,放养时选择规格整齐、体质健壮、无病无伤的个体,放养到相对应的蟹池中。

采访:蟹农 倪炳祥
明年,2008年,20亩一家。

“我对员工管理很严格的,一定要用昂贵的螺蛳和小鱼小虾当饵料,以保证大闸蟹肉质鲜美;而且只要是缺脚的螃蟹,绝对不允许拿出来卖。”正因为出众的品质,狄美华大闸蟹数度成为钓鱼台国宾馆的特供美食,出现在国宴的餐桌上。

解说
老倪自己算了一笔帐,自家和儿子家的这六十亩水面,明年要少掉整整20亩。

人品出众:递一张名片就发货,敢让你先吃蟹再付钱

采访:蟹农 倪炳祥
你如果30亩放12000只,明年养20亩,那么放8000只,8000只就是说,8000只里面少收一点,总归12000只多收,8000只少收。/ 那总归少赚一点钱的。

与狄阿艺打过交道的人,没有不感叹他的慷慨大方的,经常是别人递给他一张名片,他就先发货。其实,这与10余年前几乎毁了他的一场天灾有关。

宣传片
围网面积减少三分之二,阳澄湖大手笔整治。
从八万亩降到五万亩,现在降到三万两千亩
蟹水之争的背后,经济发展和环境保护的博弈。
《经济观察》正在继续。

2000年前后,狄阿艺曾经孤掷一注,投入全部家当,在江苏骆马湖包下了三四千亩水域,用以养殖大闸蟹。然而,接下来的两年,他的养殖基地竟然接连遭遇了百年一遇的大旱灾和大水灾。“水干的时候,湖底都可以开拖拉机;发大水时,连我自己都找不到格网在哪里。”800多名员工拼命抢救,依然无济于事,大闸蟹几乎都死光了,整整亏了840万元。

片花

不过,坚韧的狄阿艺,很快就在倾家荡产的灾难中振作起来。2001年,他树起“狄美华”牌阳澄湖大闸蟹的牌子;2002年,他靠赊账,在杭州开出了第一家专营店;2004年,荣获行业协会年度“最佳企业奖”之一;2006年,获得行业协会AAA级企业信用等级;2010年,专卖店开到了上海。

解说
“改水”这种说法是渔民们的简称,具体就是包括调整围网养殖面积,改善太湖水系水质的措施。对此,老倪还是很能理解的。靠水吃水的人,比城里人更知道水质好的重要。

“2004年,华东药业来向我购买大闸蟹,我收到了人生第一张支票,不过是空白支票,我不知道里面有没有钱。”狄阿艺回忆说,当时华东药业的人问他,“你的大闸蟹,能不能保证质量?”他干脆地答道:“你先拿去吃,吃了觉得好,你就付钱,不好,就当我送你,大家交个朋友。”

采访:蟹农 倪炳祥
(养蟹你最怕什么?)
养蟹最怕水质不好。/ 有污水来了,养蟹有风险。
(以前碰到过这种事情吗?有损失的?)
有的,而且满多的。厢城区过来的两条大湖里面已经养不大那个蟹。想要那个蟹只有一个中湖大东湖。/ 开年渔政上这两条湖还要规的小,大概要不给养了。

“第一次拿了3万多元的货,第二次2万多元,都没填支票,前后一共4次,拿了14万元的螃蟹。为此,我一晚上没睡着觉,当时我还欠着债啊!”狄阿艺说,第四次取蟹后没几天,对方就一次付清蟹款了。

解说
对阳澄湖来说,“改水”也不是第一次了。2001年,阳澄湖曾经历过一次大规模的整治,原因是养殖大闸蟹的围网太多,太密集,几乎把湖面占得满满当当。

这样的“傻事”,狄阿艺可没少做。“如果有人想骗我,那就只有一次。我相信,人心都是肉长的,我以诚待人,人就以诚待我。”狄阿艺裂开嘴笑了,脸上一条条饱含沧桑的皱纹,变得更深了。

采访:苏州市阳澄湖大闸蟹行业协会秘书长 沈学兴
当初阳澄湖里面网围面积是天罗地网,是01年之前,18万亩水面大概有13万亩的网围,导致水质那个时候看来已经不容乐观,而且在阳澄湖里面航道也没有,船也不能开,只有小船在里面穿来去的,很危险。

解说
围网面积日益扩大的同时,阳澄湖的水质也越来越差。原来清澈见底的湖水渐渐消失了。

采访:蟹农 倪炳祥。
(养蟹的)人家多,阳澄湖里面水质越来越不好,那么养的少,水质要好。
(你有觉得说这个水质有变化吗?这个水质?)
这个水跟以前有一点变化了。有一点浑。以前的时候,螺丝看得出,一粒一粒在水里面爬,在泥土上面,现在已经看不到了。

解说
渔政开始整治。苏州市政府专门成立了阳澄湖渔政站。渔民交一点管理费就随意圈一块水面的时代结束了。从2001年开始,阳澄湖的养殖面积逐年在减少,从13万亩降低到8万多亩。按照先清理外来养殖户,再清理兼业农民养殖户和最后整治渔民的方案,尽管整治活动在养殖户中不受欢迎,最终还是推行了下去。

采访:苏州市阳澄湖大闸蟹行业协会秘书长 沈学兴
整改主要是疏通水环境,打通了13条大的航道,沿湖大概是100米是不设网围的,就是沿湖沟通,里面再有23条小的航道,这样一来的话,水流就畅通了,原来那个没有整改之前水基本不动,水流就畅通,畅通了之后,就流水不腐了,那个水一流动水质明显就改善,那么环境也起变化。从03年整治之后,我们每家每户,要考虑老百姓的生活问题,每家每户最多的就是30亩一户人家为标准,进行标准化养殖。

解说
大闸蟹的养殖面积逐年在下降,阳澄湖的水质也逐年在好转,“改水”从此成了阳澄湖渔民心头最矛盾也最关心的问题。施小兴是老倪的女婿,在家里,他负责的是销售。说到此次整改,年轻一辈的他觉得非但不会带来损失,反而更助于长远的发展。

采访:苏州市阳澄湖星湖岛水产养殖有限公司总经理 施小兴
肯定不会影响,为什么呢!我们肯定要做的更加认真一点,把质量做好。/ 我估计未来更好
(为什么?)
那个参假的人少了,我们更加好。

解说
在施小兴看来,大闸蟹产量的减少并不意味着收益的减少,依靠提升品质,明年的收益不降反升。物以稀为贵嘛。其实,在阳澄湖大闸蟹这个大品牌下,他很早就开始注重设立自己的品牌。如今,这个新湖岛牌的阳澄湖大闸蟹定点供应上海几家大饭店,并且在全国各地建立了专营店。同样是阳澄湖大闸蟹,新湖岛牌可以卖到更高的价格。

采访:苏州市阳澄湖星湖岛水产养殖有限公司总经理 施小兴
今年政策下来的话,我还要去拉一些朋友,拉一些亲戚,都加入我新湖岛品牌。

解说
但是明年围网面积减少已经成为板上钉钉的事实了。从相关部门获悉,明年阳澄湖面的围网要从现在的8.06万亩减少到3.2万亩。减少共5万亩水域面积,相当于现在整个养殖面积的2/3。减少后的围网面积将只占整个阳澄湖总面积的17.7%。如果按照单位面积产量来推算,预计明年阳澄湖大闸蟹的总量将由今年的2000多吨锐减至1000吨左右。
阳澄湖大闸蟹,是不是要成为餐桌上的“奢侈品”了呢?

记者出镜
吃蟹还是喝水,这个答案本身毋庸置疑,但是要吃蟹给喝水让路,是不是意味着我们要放弃这道美味,这笔财富呢?

宣传片
阳澄湖大闸蟹,是美味更是品牌。
这个螃蟹就是正宗阳澄湖的蟹。
阳澄湖大闸蟹,要发展经济效益更要保护环境。
我们叫以蟹兴湖,以蟹改水,以鱼养水。
生态养殖,蟹水之争的新思路。敬请继续关注《经济观察》

片花

解说
每天清晨,很多艘渔船集合在这个码头,带来的是当天刚刚从阳澄湖里抓上来的螃蟹。老板俞三男每天都要亲自来看看。当阳澄湖家家户户都开始养螃蟹卖螃蟹的时候,俞三男就发现仅靠自己家那30亩水面养蟹,收益是很有限的。而且各家各户单打独斗,养殖技术落后,蟹的销售渠道十分有限,也卖不出什么好价钱。

采访:苏州市阳澄湖鑫阳农业科技有限公司总经理 俞三男
后来就是我跟蟹农他们,都签了合约了,他们这种蟹,种苗都是我提供的,技术这一块一块儿弄,弄好以后,再把他们回收过来,我这一块,因为亲戚比较多,养螃蟹的。在我这一块要几百户呢!都是亲戚在养。
(现在你们公司这个所有的签合同的蟹农,整个水域加起来有多少面积?)
现在要3千亩左右吧!

解说
3000多亩的相对于原先每家的30亩,经营方式大为不同。俞三男拓展多种螃蟹销售的渠道,和上海的各大超市建立了长期稳固的供货关系,并且销往全国各地。这种大规模的经营模式,对螃蟹的品质要求特别高。因为一只坏蟹就会毁掉一个品牌。

采访:验蟹师
(什么样的蟹不收?)
塘蟹过来不收。不是阳澄湖螃蟹不收。
(塘蟹你怎么分呢?)
颜色不一样的,爪子不一样的。/ 这个螃蟹就是正宗阳澄湖的蟹。你看这个爪子就能看出来,他是金爪红毛。你看这是正宗阳澄湖的,不是阳澄湖的这个爪子不一样的。

解说
其实,江南一带吃蟹,传统悠远,把大闸蟹养殖吃成了名气远播的一个产业。名牌蟹应运而生。从来没有一种蟹像阳澄湖大闸蟹这样,为了防伪百般周折,又是戴戒指,又是带腰带,还要纹图章,总之,就是怕以次充好,坏了金字招牌。阳澄湖蟹每年的产量不过2000多吨,市场的需求却远远大于这个数量。明年围网面积减少,势必会影响大闸蟹的产量。俞三男为了公司的发展,没少想办法。

采访:苏州市阳澄湖鑫阳农业科技有限公司总经理 俞三男
照那个比例的话,那个量。应该说,照那个养殖面积的话,要减少1/3,但事实上我们也能想办法,一个是养好它,第二个,想办法多收购其他的。

解说
要保住收益,首先就要养好蟹。在上海水产大学王武教授看来,蟹本身并不会造成水质的污染,关键在于养蟹的方式。单纯依靠减少养殖面积不能从根本上解决问题。这些年,他一直致力于在阳澄湖推广生态养殖的方式。

采访:上海市水产大学教授 王武
我们分两步走,一部分要还债,还生态债,所以最近以来阳澄湖的围网为界要减少,从八万亩降到五万亩,现在降到三万两千亩,/ 另外一个方面,与此同时我们趁这个机遇我们大力推广我们的生态养殖方式,那么从我们这其他几个湖的实验来看,我们发展生态养蟹,不但不会污染水质,而且可以改善水质,我可以这样说。所以我们叫以蟹兴湖,以蟹改水,以鱼养水。

解说
生态养殖,听起来很高深,实施起来其实并不困难。生态养殖和传统养殖的方法最大的差异就在于是否注意水草的种植,以及天然饲料的投放,通过人为创造自然生态的环境来饲养大闸蟹。通过科学的指导,既能养好螃蟹,又能改善水质。养殖成本虽然会较传统养殖方法有所提高,但由此产生经济效益也是看得到的。

采访:上海市水产大学教授 王武
我们这套方法完全可以用,因为这个不难。他也知道草好了,尽管看起来投入大一点,但是你不要忘记收入很高,效益高的。蟹给你增加一两的话,你就不知道,本来二两半的现在三两半,那个差距你知道,这个钱他们一算就算出来了。/ 大概多个10%,增加10%。但是现在看起来,效益不止增加10%了,效益起码50%到80%了,那当然合算了。

解说
其实这两年,在阳澄湖大闸蟹行业协会的指导下,这种生态养殖的方法早已经被介绍给阳澄湖的蟹农。但新技术的推广与分散经营的模式之间,存在很大的问题。

采访:上海市水产大学教授 王武
这个里面有一个很关键的,就是我们包括组织工作,包括我们渔业的组织,行业协会要加强,要统一指挥,要按照标准化的养殖来考虑,现在因为大家都有养殖权了,自主权了,我跟他们讲讲听听你王老师讲蛮好,但是要叫投资我就不听了,不行了,一定要什么呢?过去说老子说了算要改成为行业协会说了算,统一按照这个要求,统一商标、统一技术、统一义务、统一防范。我拿出来的蟹是无公害的,绿色食品,这个是很重要的。

解说
现在,在阳澄湖,家家户户都在种水草,养螺丝,来饲养大闸蟹。这样的生态养殖方法的确也起到了很好的效果,但是在具体的操作过程中,还有很多细节问题亟待解决。

采访:上海市水产大学教授 王武
解决这个技术的桥和路的问题,你说去种草,我没草种怎么办?到哪里去拿?怎么种?也就是说现在看起来很关键的,前几年我们都做,但是有一个很大的问题没有做好,我自己考虑,细节还没有注意,俗话说细节注定成败。

解说
此外,为了保证明年阳澄湖大闸蟹的产量,阳澄湖大闸蟹行业协会正在研究,是不是有可能在现在整治出来的没有养殖的湖面,放弃传统的围网,采用一种散养的方式,将大闸蟹苗以比较低的比例投入到湖泊中去,任其自身成长。在不影响水质的前提下提高阳澄湖大闸蟹的产量。

采访:苏州市阳澄湖大闸蟹行业协会秘书长 沈学兴
我们计划在整改以后在空旷的水域由政府来投放一些苗种,这个苗种投放下去是不喂料的,阳澄湖它本来的饵料是比较丰富的,/ 适量地放下去的,螃蟹本身对水质是不造成污染的,它是清爽的。所以我感觉到假如适当地投放一些螃蟹下去,到那个时候我们看看怎么组织一些队伍,渔民啊,渔民也可以把它捕捞上来,或者由某个公司来统一收购,推向市场,我想这个还是能够做得到的。

解说
一切的努力,都是为了让老百姓喝得到阳澄湖清澈的水,也吃得到阳澄湖美味的大闸蟹。

采访:苏州市阳澄湖大闸蟹行业协会秘书长 沈学兴
我们现在是这样的,大的想法就是明年怎么样,就是不管你是整改到哪一步,我们想产量不能减少,阳澄湖大闸蟹的品质不能降低。

记者出镜
吃蟹和喝水本身并不矛盾。一湖好水才可以养出肥蟹,才可以让靠蟹吃饭的渔民获得好的收成。我们期望大澄湖的大闸蟹越来越好,我们也期望阳澄湖的环境越来越好。好,感谢收看,我们下期同一时间再见。

本文由永利304娱场网站多少发布于全球农业,转载请注明出处:全数从狄阿艺这里先领走了狄美华牌河蟹的主顾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